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彩票投注app频道 >> 正文
餐饮品牌进化之路该怎么走?这5位大咖做了精彩回答

  12月4日,由世界中餐业联合会、红餐网联合主办,红餐成长社、奥琦玮集团承办的“2019中国餐饮品牌力峰会”在深圳福田香格里拉大酒店隆重举行。

  本次大会为期两天(12月4日—5日),邀请了数字化时代理论创新引领者陈春花、天图资本CEO冯卫东等来自管理界、投资界、餐饮界、设计界、大数据各个领域的20位超强导师,深入探讨了“品牌进化”的相关议题。

  大会组织了大咖独立演讲、高峰对话、白皮书发布、中国餐饮“红鹰奖”颁奖盛典、品牌展览等多个特色环节,精彩纷呈,吸引了众多知名餐企品牌创始人、投资人、产业链专业人士、行业专家及1000余位餐饮精英参会。

  当天下午,在红餐网创始人陈洪波主持下,快乐蜂中国&永和大王总裁张淑华,奈雪的茶创始人赵林,合纵文化集团执行总裁&胡桃里音乐酒馆董事长覃文平、粮全其美创始人柴磊以《餐饮品牌进化之路》为题进行了一场精彩的高峰对话。

  关于品类进化

  红餐网创始人陈洪波:

  品牌进化是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话题,特别在座几位都是品牌进化的高手,非常感谢几位上台跟大家做分享。第一个问题是关于品类进化。品类是品牌核心,你们所在品类经过哪些变化?有哪些新的心得分享?

  快乐蜂中国&永和大王总裁张淑华:

  快乐蜂是多品牌经营,从1975年开始快乐蜂自创品牌然后以品牌收购的方式来做品类的进化,目前有16个品牌。

  快乐蜂从单一的品牌进化到多品牌的过程,可能跟在座每一位在面临品牌选择的过程差不多。我们在品牌进化过程中,有的是在自己品牌去做品类的进化,有的却是在整体的扩张当中去选择消费者所要的东西,然后来进化品牌。

  以永和大王为例。永和大王是以早餐和正餐为主,后来涉足磨豆浆和卤肉饭。我们根据消费者需求,通过战略调研聚焦维持顾客的喜爱和新鲜度。

  粮全其美创始人柴磊:

  品类的迭代和进化之路上我还是有些感触。15年前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们把台湾的夜市叫做葱抓饼的品类拿回了上海,当时我们是不懂品牌的,就叫把产品叫做“台湾手抓饼”。结果2001年,所有路边摊的煎饼店都叫台湾手抓饼。2011年开始我们把台湾手抓饼改成了粮全其美手抓饼,把台湾两个字取消。

  从品类到品牌,我们走了很多弯路。我们把手抓饼进行了工艺改革,我们开创消费方式,把手抓饼路边小吃变成了冷冻快消品,这样把手抓饼品类一下子打开了。场景变化使得消费者消费场景发生变化,使得竞争对手也发生变化。

  粮全其美从国内到国外,在十几年折腾了几次,没有对和错,只是匹配不同时间段和消费者和时代。在这些发生变化下,我们也在发生不同的转变,但无论怎样,一切都是围绕着让企业的品牌能够得以生存,我们才去进化它去改变它!

  合纵文化集团执行总裁&胡桃里音乐酒馆董事长覃文平:

  合纵文化不是做餐饮出身的,我们是做娱乐出身的,我们的创始人是一起做乐队的伙伴,包括我本人原来也是一个乐队的主唱,所以我们的基因是做娱乐的。在2012年的时候我们开始琢磨,作为一个纯娱乐的品牌怎样能够让它进化?在琢磨了一年多以后,我们2014年在广西南宁开了第一家胡桃里,这是娱乐与餐饮的结合。

  因为做酒吧出身,我们有很多娱乐资源,旗下也有很多艺人,优秀的歌手,企业核心都是围绕音乐,所以我们能够创造胡桃里一种新商业模式,定义为音乐酒馆。不去跟餐饮众多的创业者竞争,我们走的是一条餐饮和娱乐相结合的道路,所以应该说是结合了我们自身的特色和企业DNA,在消费者趋势走的一条进化的路。

  奈雪的茶创始人赵林:

  我从事餐饮行业将近20年了,把我这20年品类进化可以分成两个阶段:

  前10年是被迫迭代,不断创业、不断失败,每一次要迭代都是被逼无奈,然后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想着怎么去改变才能让自己能够活下去。有时候即使改变也没有活下去,然后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再错再失败。

  在后10年我改变了很多,每一次迭代的时候都是我们最好状态的时候而不是被迫的,是有意,是发现了新的机会,而且是自己有这个能力,团队有这个能力,自己有资金支持的时候去改变。

  前10年跟后10年对我最大区别是这样。

  关于品牌进化

  陈洪波:说完品类,我想问一下关于品牌进化这一块,你们在过去经历过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应该怎样去实现进化?

  张淑华:

  我在餐饮有30几年,经历3个国际品牌,我分享一下大家都非常熟悉的麦当劳。所有国际品牌都非常在乎品牌的价值,因为很值钱。麦当劳股价曾经有一度一直是七八十块然后一直下到15块钱,是因为当时CEO要做多品牌的扩张,所以它收购了好几个品牌,但是这些品牌占了原来麦当劳主业非常大的部分,结果却让整个组织都失焦。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餐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