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观致汽车之殇:2019年以来没销量 100多家经销商维权

  紧紧绷在观致和经销商之间的那根弦,断了。

  “这样的企业我们再也不敢合作了。”6月14日,一位观致北京经销商陆先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此时,距观致经销商集体维权已经过去了两个月零三天。

  4月11日,观致汽车全国30名经销商投资人来到上海,并在一封《致观致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函中提出“退网补偿”的要求。

  这份函中,经销商控诉观致汽车“欺骗性”招商,承诺的新车投放计划、在央视等大型媒体投放广告等计划没有兑现;以及未能提供常规基础维修配件,导致4S店无法正常运营,引发车主投诉;厂家管理混乱,5年换5届管理领导等。

  经销商认为观致的行为已经导致经销商严重亏损,多家观致汽车经销商称目前月亏损额在20万至50万元,而目前80%的观致经销商都处于亏损状态,其中亏损最严重的陕西经销商从2013年建店至今,8家店总共亏损超过6000万元。

  由于承诺尚未兑现,经销商代表分别在4月11日、16日、23日、24日先后与厂商展开协商,均未取得官方的正式答复。至今,谈判已进行了7轮。

  危机已经爆发,经销商维权也并非首次。早在2018年11月,40家观致经销商曾联名进行维权,而这封《致观致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的信函,就是当时40家经销商联名上书的。

  尽管经销商以及供应商的两次维权都没有引发过激的行为,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观致与经销商的问题已经“暴露无遗”。

  在这样的背景下,6月11日,中华工商联汽车经销商商会,以观致为案例召开了“重塑行业合法公平商业环境”的研讨会。

  在会议召开前几个小时,5月30日刚刚履新的观致汽车副总裁兼销售公司总经理单志东与部分经销商会面,并向全国工商联做出几点关键声明:

  观致汽车新品研发、产品升级等各项工作有序推进。5月28日,观致5 SUV第8万台车下线,“国六”升级生产已完成大部分准备工作。6月4日,奇瑞管理团队出席观致股东会议,与宝能等股东方确定了观致中长期产品战略规划。

  另外,观致汽车销售公司全新管理团队逐步到位,5月中旬,朱乃军入职销售公司副总经理;5月30日,单志东履新观致汽车副总裁兼销售公司总经理;6月,刘中盛即将就任销售公司副总经理。

  不过,新任观致高管如何化解与经销商的矛盾还未可知,但观致与经销商的紧张关系却掀开了观致发展背后的危机。

  危机爆发

  观致经销商维权之所以受到关注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维权尚未得到明确答复,观致汽车维权经销商联合维权小组的秘书长卢先生却被警方带走。

  5月8日,观致汽车经销商卢先生收到江苏省常熟市公安局《调取证据通知书》,并于5月9日在乘坐火车时被常熟公安带走。

  通知书显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四条之规定,我局侦办的20190505观致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被诈骗案需调取8辆车在观致经销商管理系统内销售数据及真实的购车合同和购车发票。

  据了解,这8台车辆属于该经销商提前“虚票”的车辆,但在观致销售体系中属于正常现象。本案中这8辆车涉及2018年8月观致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发布2018年零售超纪录奖励。在厂方区域的授意下,温州经销商先行从厂家买断,作为自己的库存,先行享受到厂家的促销政策,之后再销售。

  而这8辆车共有8万元的返利,在厂方给经销商的返利账户中,并不能提现,也就是说没有进入经销商的腰包。

  唇亡齿寒。“目前,经销商很不安。十年的从业时间,规则一直是这样的,突然有一天被告诉触犯法律,民营企业不知道如何运营下去,正常地遵循规则去操作结果却触犯法律。” 在6月11日全国工商联汽车经销商商会召开的研讨会上,一位来自宁波的经销商代表杨女士表示。

  当天的研讨会上,庞大汽车、运通汽车、正通汽车的经销商集团代表普遍认为:在厂家库存与终端申报管理系统(DMS)中“超报”销量,几乎是所有品牌都会存在的情况,不需要“超报”的是产品市场表现非常好,非常好卖的品牌。

  “超报”的原因,主要是汽车经销商行业普遍存在的“价格倒挂”,批发价高于零售价,厂家通过返利来管理经销商,返利应该是经销商部分已经垫付的提车成本,如果不跟着厂家的销售指标节奏走,经销商拿不到返利,卖得越多,亏得越多。如果这种商业模式导致的经营行为存在法律风险,经销商在现有商业模式下,将无法正常合法经营。

  观致之殇

  “2019年以来可以说没有销量。”路先生告诉记者,在北京两家店以及天津一家店目前都是亏损状态。这也几乎成为观致在全国的100多家经销商的真实写照。

  数据显示,2018年观致销量达到了6.32万辆,同比增长了322.35%,其中单月销量最高增幅更是达到了400%。巨大的销量增幅也使得在2018年观致增加了不少经销商。但来到2019年第一季度,观致的销量就只有824辆,一个季度销量都没有破千。“大喜”时间不足一年,观致又再陷入了“大落”。

  “销量成谜”的背后,观致的发展状况也令人担忧。从2018年的财报看来,观致的亏损已经超过120亿。2019年4月底,有媒体报道称观致常熟工厂停产减员,部分零部件断供。

  随后,观致汽车发公告表示,观致常熟工厂正常运行,管理层引进精益管理理念,对公司的生产等各环节进行盘整、优化并提升,常熟工厂的复盘工作正在有序进行,不存在停产裁员。

  然而,原计划5月复工的观致常熟工厂,至今仍无生产迹象。此时,距离宝能集团收购观致汽车仅仅过去了一年半的时间。

  成立于2007年,作为自主品牌高端化的样本,观致汽车由奇瑞汽车和量子公司共同出资,拥有独立的“Qoros观致汽车”品牌和观致3和观致5 SUV等共5款车型。2017年12月,宝能高调入股观致,之后,进一步增资至控股67%。

  在外界看来,对于已经连年亏损、负债已达到了92.1亿元的观致汽车来说,宝能的入主将为其“止血”并带来新的发展模式。

  然而,地产商的强势介入并未让摇摇欲坠的观致摆脱困境。

  宝能入主观致后,高管频繁变动。目前,宝能收购观致之后,从北汽到来的汽车管理团队,包括蔡建军、陈思英、李峰和邬学斌陆续离开。

  “姚振华对于观致和汽车行业的期望值不太现实,首先是对销量的期望值,另外是对投入的期望值。”6月17日,熟悉宝能汽车的业内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他希望观致的销量可以在短时间内有大幅度的提升,但是观致的产品力、品牌力,以及渠道并不能支撑这样的快速增张;同时,他并没有预料到汽车的投入如此之大而且不断持续,所以希望降低成本20%-30%,而且对资金的周转预料不足。”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观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