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通达电气赊销加剧坏账风险高企 供应商人数寥寥无几或“孤掌难鸣”

  朝着“致力于成为国内车载电气领域最具竞争力的企业之一”的发展目标,广州通达汽车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达电气”)也将视线“瞄准”资本市场,欲“百尺竿头”。但其并不亮眼的业绩表现,赊销加剧,供应商“疑窦丛生”、人数“寥寥无几”,边分红边募资“补血”等问题,或让通达电气“提心吊胆”。

  独木难支,孤掌难鸣。通达电气未来能否寻得资本市场的“最优解”,仍待检验。

  一、营收净利增速逐年下滑,毛利率变动趋势异于同行

  近年来,通达电气的业绩状况堪忧,其营收、净利增速逐年下滑。

  2015-2018年,通达电气营业收入分别为4亿元、5.78亿元、7.83亿元、9.52亿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44.53%、35.57%、21.63%。到了2019年1-9月,通达电气实现的营业收入为5.18亿元,同比增长-13.83%。

  2015-2018年,通达电气净利润分别为0.65亿元、1.04亿元、1.42亿元、1.71亿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60.27%、36.46%、21.06%。到了2019年1-9月,通达电气实现的净利润为1.04亿元,同比增长0.22%。

制图:《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来源:同花顺iFinD

  据同花顺iFinD数据,2015-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通达电气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32.21%、32.87%、35.95%、37.05%、35.93%。

  2015-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通达电气的同行业可比公司哈尔滨威帝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57.82%、56.2%、55.47%、54.41%、48.67%;郑州天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51.31%、49.06%、45.27%、46.75%、47.48%;厦门蓝斯通信股份有限公司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47.15%、44.45%、40.32%、38.76%、42.45%。同期,上述三家同行销售毛利率的平均值分别为52.09%、49.9%、47.02%、46.64%、46.2%。

  可见,近年来通达电气的销售毛利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且变动趋势异于同行。

制图:《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来源:同花顺iFinD

  除业绩情况不“给力”之外,通达电气营收表现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倒挂”的问题,也值得关注。

  2015-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通达电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8,756.54万元、3,694.55万元、8,223.87万元、10,795.7万元、3,288.07万元,变动幅度剧烈。

  而与同期营收净利变动趋势相比较,通达电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的变化或与业绩变动情况不相符。

  此外,逐年攀升的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以及高企的坏账风险,或也成为通达电气“绕不开”的问题。

  二、赊销现象加剧,客户坏账风险高企

  需要指出的是,通达电气赊销现象加剧,客户存在的大规模“骗补”情形,或为其未来之路“捏一把汗”。

  2015-2018年以及2019年1-9月,通达电气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分别为2.02亿元、3.02亿元、4.63亿元、6.25亿元、4.92亿元,同期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0.53%、52.29%、59.1%、65.65%、95%。

  2016-2018年,通达电气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增加额分别为1亿元、1.61亿元、1.63亿元,同期营业收入增加额分别为1.78亿元、2.05亿元、1.69亿元。2016-2018年,通达电气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增加额占营业收入增加额的比例分别为56.25%、78.22%、95.96%。也就是说,近三年,通达电气营业收入的增长有超过一半是由赊销“贡献”,且赊销逐年加剧。

  值得一提的是,在通达电气客户中,有四家曾经因“骗补”事件受到工信部的行政处罚。其选择队友的“独到”眼光,令人唏嘘。

  问题还未结束。近年来,通达电气的资产减值损失“暴增”,客户坏账风险高企。

  2015-2018年,通达电气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501.98万元、489.47万元、1,833.59万元、6,280.74万元。2016-2018年,通达电气资产减值损失同比增长分别为-2.49%、274.61%、242.54%。2015-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占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1.85%、1.26%、3.66%、10.48%,占比逐年上升。

  而在资产减值损失中,主要为坏账准备损失。2015-2018年,通达电气的坏账准备损失分别为501.98万元、489.47万元、1,543.07万元、4,255.14万元。

  而在通达电气客户中,多家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比例为100%。招股书显示,扬子江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子江”)、深圳五洲龙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五洲龙”)、聊城中通轻型客车有限公司、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中车时代电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其应收账款计提比例均为100%,坏账风险高企。其中,深圳五洲龙存在“骗补”的黑历史。

  不仅“内忧”,还有“外患”,通达电气的下游行业情况或不容乐观。

  三、下游行业遇冷显隐忧

  除赊销现象加剧、客户坏账风险高企外,通达电气下游行业的“降温”现象仍未得到缓解。

  招股书显示,通达电气的主要客户为国内主流客车生产企业,其产品主要应用于燃油客车以及新能源客车。

  据汽车工业协会数据,2019年1-9月,中国客车的产销量分别为32.2万辆、32.6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5.2%、2%。

  2019年1-9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88.8万辆、87.2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20.9%、20.8%,但2019年9月,新能源汽车的产销量分别为8.9万辆、8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29.9%、34.2%。

  不仅如此。通达电气客户业绩滑坡,下游需求或将收窄。通达电气可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四、子公司亏损超千万元,或“拖后腿”

  实际上,通达电气存在“突击”补缴员工公积金的情况。

  2015-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通达电气员工人数分别为664人、856人、1,014人、1,115人、1,071人;同期,住房公积金未缴纳人数分别为508人、44人、78人、21人、49人;同期,通达电气住房公积金需补缴人数分别为474人、12人、10人、0人、2人。

  此外,通达电气子公司成“拖油瓶”,而参股公司也“拖后腿”。

  截至招股书签署之日,即2019年11月12日,通达电气共有子公司8家,除去无经营数据的抚州通达电气有限公司,7家子公司中有3家亏损。

  2017-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子公司武汉华生源新材料有限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08万元、-1,709.58万元、-4.76万元。

  2017-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子公司广州市柏理通电机有限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375.29万元、10.26万元、-53.91万元,由盈转亏。

  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子公司十堰通巴达电气有限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41万元、-0.36万元。

  参股公司也未能“幸免”。据招股书,通达电气共有3家参股公司,分别为海南城交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恒天鑫能新能源汽车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天鑫能”)、扬子江。其中2家净利润为负。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通达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