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和远气体“旁氏”资本迷局之一:隐瞒关联历史 巨额国资“人间蒸发”

  本文系《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的年度研究,鉴于涉及面之庞杂程度,特将此分为上、中、下三个篇章,本文为上篇。

  当年猴王集团及猴王股份的造假案,无不触动资本市场的“神经”。湖北和远气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远气体”)董事长杨涛也曾与猴王集团有一段短暂的交集,只不过其彼时只是一名基层的销售员,而且只干了一年。

  而历史总是充满戏剧性,如今和远气体也将步伐迈向资本市场,而身后却上演一场惊人的“旁氏”资本迷局。

  一、多年“潜伏”,隐瞒关联历史

  将时钟拨回2012年,这一年是故事的开始。

  在猴王集团干了一年销售员,杨涛辞职开启了创业之路,一口气干了近5年个体,并先后创立宜昌蓝天气体有限公司、宜昌亚太气体有限公司,而后者更名为湖北和远气体有限公司,于2012年7月12日完成股改。

  而和远气体对资本的“渴望”,尽显无疑。同年8月24日,和远气体引进资本,包括长江证券旗下的长江资本、科华银赛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湖北九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其中长江资本是和远气体的“坚定持有者”,直到如今。

  而在引入资本前夕,和远气体的一桩并购,将杨涛和贺国庆从此“紧密”联系在一起。2012年7月17日,和远气体以406.18万元的价格,收购了贺国庆实际控制的潜江市江汉气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汉气体”)的子公司武汉市天赐气体有限公司。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根据这条线索,深入了解杨涛和贺国庆“背后”的故事,而身后诸多令人意外。

  贺国庆走向台前。

  2012年6月20日,贺国庆、吴德欣以6,500万元的价格,收购彼时潜江龙佑投资有限公司(2016年更名为潜江龙佑工业投资有限公司,2017年更名为潜江龙佑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潜江龙佑”),潜江龙佑是个由10名股东组成的持股平台,代持不超过200名大小股东的股权。

  自此,贺国庆、吴德欣通过潜江龙佑持有湖北潜江金华润化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潜江金华润”)34%的股权,而潜江金华润身后具有国资背景,晋煤集团通过晋煤金石化工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煤金石”)间接持有潜江金华润35%的股权。

  不过,潜江金华润从法律层面,系由晋煤集团实际控制。根据股权质押担保合同文件,晋煤集团旗下的晋煤金石为潜江金华润,向贷款银行提供额度为8亿元的连带不可撤销保证担保,潜江龙佑和潜江昊润投资有限公司的股权已悉数质押给晋煤金石。

  神奇的一幕“上演”了。

  2012年10月16日,贺国庆将潜江金华润董事一职“让”给了杨涛,而杨涛这董事一干就是4年左右。他们之间是达成什么“共识”,才能令贺国庆刚斥巨资收购潜江龙佑得来对潜江金华润的“话语权”,还没“焐热”,便“拱手相让”?恐怕问题没有这么简单。

  时隔近4年,杨涛退出潜江金华润董事会,这四年间发生了多少事情,尚无人知。

  但有一点可以明确,2016年8月10日,杨涛退出潜江金华润董事会的同时,其兄杨勇发“接棒”成为潜江金华润的董事。

  值得注意的是,在杨勇发进入潜江金华润董事会的前夕,也就是2016年7月24日,潜江龙佑股东会选举杨勇发为董事,占三个董事名额之一,并且无股权和出资义务。2017年10月23日,贺国庆、杨勇发、吴德欣退出潜江龙佑董事会,由刘玉琴担任潜江龙佑的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经理,直到至今。据了解,刘玉琴为贺国庆控制的江汉气体的会计。

  2017年10月9日,杨勇发退出潜江金华润董事会,贺国庆、吴德欣于2018年2月28日“重归”潜江金华润董事会。

  经过《金证研》沪深资本组抽丝剥茧,数年来,在潜江金华润、潜江龙佑的背后,似乎总有一把无形的“手”,指向杨涛、杨勇发兄弟俩。

  这一事实也有得到确凿印证,杨涛不仅曾担任潜江金华润的董事,也曾亲口表示其为潜江金华润的“股东”。

  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翻阅和远气体页数达601页的招股书,关于潜江金华润仅提到2次,但对于上述这段往事,并未在和远气体的招股书中出现,为何如此讳莫如深?有待监管层的重视。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和远气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