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山东玻纤三战IPO:财务难独立 大股东7年输血56亿

  两次闯关A股IPO的山东玻纤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山东玻纤)再战IPO。

  今年4月26日,山东玻纤向证监会递交上市申请,10月31日进行了预披露更新,上会在即。

  山东玻纤上市之路颇为曲折。2017年11月,山东玻纤首次接受证监会发审委审核被否,一个月后再闯关,但国信证券终止上市辅导,直到一年半后才第三次冲击。这一次能否如愿,也是未知数。

  山东玻纤主要从事玻璃纤维及其制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兼营热电产品。目前,公司玻纤纱设计产能29万吨,产业规模国内排名第四,全球排名未能挤进前十。

  然而,奇怪的是,山东玻纤与全球玻纤行业龙头欧文斯科宁签署了长达8年的合作合同,公司每年向欧文斯科宁销售约定数量的玻纤产品。不过,公司也向欧文斯科宁采购原料。

  全球行业龙头既是其第一大客户又是供应商,山东玻纤是否在替欧文斯科宁代工?市场对此高度质疑。山东玻纤坚称属于正常购销关系,对欧文斯科宁不存在依赖。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作为重资产行业企业,对资金的渴求一直是山东玻纤常态。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有息债务合计为18.59亿元,而其货币资金只有1.97亿元,资金缺口之大可见一斑。

  因为缺资金,山东玻纤对大股东临矿集团颇为依赖。2012年以来,除了拆借资金、发放委托贷款等形式输血外,临矿集团还累计提供50亿元担保,合计输血约56亿元。

  未解资金之渴三战IPO

  受资金之困的山东玻纤只能冒险再度闯关IPO。

  山东玻纤成立于2008年2月20日,是山东临矿集团分拆出来独立运营玻纤业务的实体。2013年,山东玻纤实施员工持股,140名骨干员工通过持股平台至诚投资增资持股。因此,山东玻纤成为国资委首批 改制上市的试点单位,其混改走在多数国企前面。

  混改之后,山东玻纤增资扩股、引进战略投资者、尽量消除同业竞争,并开始筹划上市。至2015年10月,公司注册资本达到4亿元,东方邦信、黄河三角洲等外部机构进入。同时,公司还通过收购和注销 等方式,解决了与光力士、沂水热电等同业竞争及关联交易。

  2016年,山东玻纤踏上IPO征程。当年6月23日,公司向证监会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书,7月1日进行预披露,2017年10月31日进行了预披露更新。

  然而,首次IPO以折戟了结。发审委否决的理由,主要包括存在较大金额的无实际交易背景的关联方应收票据融资、向大股东大规模拆入资金以及取得委托贷款、摊销政策与生产经营实际情况不符等。

  2017年11月7日上会被否,12月4日,不到一个月,山东玻纤又启动IPO,公司与首次IPO的保荐券商国信证券签署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协议。4天后,证监会山东监管局披露,山东玻纤首次公开发 行股票并上市接受辅导公告。

  这一次IPO十分短暂。2018年4月12日,国信证券发布终止对山东玻纤的上市辅导工作公告,意味山东玻纤二次IPO终止。

  直到今年4月26日,时隔一年,山东玻纤向证监会报送招股书,意味着第三次闯关正式开始。

  四年三度闯关IPO,如此密集,源于山东玻纤资金之渴。

  截至今年6月底,山东玻纤短期借款8.2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47亿元、其他流动负债1.56亿元、长期借款5.34亿元,长短期债务合计为18.59亿元,其中,一年内需要偿还的短期债务为13.25亿元。同期,公司货币资金只有1.97亿元,其中1.08亿元受限。由此可见,公司可以动用的资金仅为0.91亿元。

  逾13亿元短期债务,而能够用于还债的资金不到亿元,偿债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巨额债务产生的财务费用不菲。2017年至今年上半年,山东玻纤的财务费用分别为0.83亿元、1.2亿元、0.7亿元,持续增长。

  大股东提供高达50亿担保

  看似有着不错的盈利能力及造血能力,实际上,山东玻纤在财务方面独立性不足,存在对大股东临矿集团明显依赖。

  近年来,山东玻纤经营业绩稳步增长。2013年至2018年,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61亿元、10.27亿元、11.21亿元、13.32亿元、17.07亿元、18.03亿元,对应的净利润4406.24万元、 8345.10万元、 1.01亿元、1.38亿元、1.21亿元、1.69亿元。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突然大幅增长,但净利润反而较上年有所下降,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同样下降,有些令人意外。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山东玻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