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项目停工质量投诉高负债 水逆一年的绿地还能逆袭?

  “做政府想做的事。”这是张玉良的生意经。身为绿地集团董事长、总裁的张玉良很推崇“政企合作”,多年来绿地与各地政府有着颇多紧密合作。

  这个过程中,绿地成为中国首家以房地产为主业的世界500强企业,一个集房地产开发、基建、金融、消费等多领域发展的万亿级市场品牌。

  但光“做政府想做的事”是不够的,还要做“市场需要的事”。驰骋商界多年,身段柔软如张玉良,退休之年再度“上岗”的他已然63周岁了,即便当了26年董事长,也不得不重新审视新的市场情势,直面企业规模化问题与多元化选择的发展瓶颈。

  过去的2019年,难题一个接一个。

  海南业绩滑坡、武汉绿地中心被曝“停工”、董家渡项目进展迟缓、大基建业务利润率低、高负债率……外界对绿地公司治理的质疑纷至沓来。大方向来看,一方面是外部环境趋紧,另一方面是房地产销售规模陷入停滞,转型受疑,即便是人事架构方面,绿地也经历了诸多动荡与调整。有媒体报道称绿地9个区域管理总部近两年中有一半的负责人发生了变更。

  回看资本市场,上市平台股价低迷,公司在资本市场上被投资者反复摩擦。

  这样的寒冬,张玉良似乎不觉得日子难过。

  “经济下行的压力下,企业都会很谨慎去做一些事情。”谈及工程问题时,他作出保证。“工程质量是房地产和基建的基础,如果质量都不能保证,这个企业一定要全面反思自己。”他也谈及绿地的业绩表现,“我不认为我们业绩完成得特别好,但是质量完成得比较好。”

  至于绿地在资本市场估值一直偏低的问题,张玉良似乎有些无奈:“我们认为被严重低估了,跟我们这个企业不匹配。整个地产行业都被低估,绿地更被低估。”他同时指出公司股票流动性不够,未来可能要加大分红。“两个国企大股东加上团队持股,(这样的情形)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动过了。”

  回看市场,时间不过两三年,环境却瞬息万变。当恒万碧融四大房企纷纷冲击六七千亿规模时,绿地仿佛还活在昨天。在4000亿规模上艰难徘徊了几年,让一度稳居榜单前三的“绿巨人”陷入“掉队”泥潭。克而瑞榜单显示,绿地房地产销售额行业排名已经从2012年的第二名,下降至2018年的第六名。据新近披露的2019年榜单,绿地的全口径销售额名次居于第六。

  张玉良有“规模焦虑症”吗?答案显然是肯定的。意识到地产下半场的价值趋减后,他正加大在其他领域的转型考虑。近几年,绿地对大基建业务强势投入,甚至有与地产主业争锋的势头。而在今年业绩披露后,张玉良说,“房地产是绿地的主业,但不再是单一主业。”

  “这就是个笑话”

  武汉绿地中心主塔楼的M1280D动臂塔机开始拆卸了,主体钢结构施工基本完成,这一幕发生在2019年12月2日,后续将完成主塔楼屋面结构、封闭幕墙等工作。这意味着顶楼建设进入最后冲刺。

  此前一个月,网上流传出一份绿地控股与中建三局集团有限公司的工程联系函。函件称,武汉绿地中心在去年11月因“绿地欠付巨额工程款”问题不得不停工。函件末尾日期标注为“2019年10月30日”。此后,多家媒体报道关注该消息,关于“绿地欠债”的议论传闻四起。

  “这就是个笑话。”1月8日,针对部分媒体报道的“武汉绿地中心等欠债停工”消息,张玉良回应称,“重大型战略项目怎么可能随便停工?”张玉良认为文章失实,“不知道背后是什么原因、什么目的。”在回答时,张玉良的语调一度升高。

  “武汉中心14万平米的裙楼开业了,第一个月来了200万消费者。”张玉良的话语像是一种回击。“文章还延伸到国家经济下行,说绿地资金链有问题,这更不应该。经济下行的压力下,企业都会很谨慎去做一些事情。”

  1月9日午间,中建三局相关人士对记者确认称,武汉绿地超高层建设已停工将近两个月。另有多位驻扎武汉市场的房企及房产中介人士向记者表达了该项目“停工”的消息。但同日下午,有媒体探访项目现场,称施工正在进行中。

  “这个项目太难了,停工也不能完全怪绿地。空管影响下,636变成475,明明中国第一的高度成了华中第一,意义肯定天壤之别。”熟悉武汉市场的某地产人士感慨称。

  公开资料显示,武汉绿地中心是武汉市一座超高层地标式摩天大楼,总建筑面积为40万平方米,原设计高度为636米,计划建成后能超过目前的中国第一高楼——632米的上海中心大厦。该项目2011年动工,原定2017年底竣工。前述地产人士曾在该项目建至150米高度时,亲身上去俯瞰武汉市景,却从未想过该项目被削减高度。

  “前前后后涉及政府各部门、空管局、开发商、设计单位等多方博弈,停不停工都是痛。”该人士称。

  自2016年“23座摩天大楼”停工的争议开始,绿地就陷入“摩天大楼停工”的质疑声中。甚至有观点总结称,建周期长、周转慢的摩天大楼不是绿地的本意,绿地背后的商业逻辑是,通过政府配比的“其他土地”,比如住宅用地,来获得较大收益。此外,绿地在一线城市的“商住”项目也曾因政策原因折戟,而近期武汉另一商住项目也被曝停工。绿地陷入了“停工门”。

  “有媒体报道我们有些工程进度比较慢,这是主动调控的结果。就像生产汽车,这个型号是滞销的,生产线就少,房地产行业同样如此。”绿地控股董秘王晓东称。张玉良继而作出解释,“有一些地区的产品,政策发生较大变化后,自动停工是有的。比如武汉一个商业体,去年1月份就停工了,是政府通知我们停工的。” 

  2019年以来,因为房屋质量问题,绿地控股屡遭投诉,且时时被诉诸报端。一组央视的报道称,浙江义乌由金地等开发的豪宅项目遭到业主的投诉,其中涉事施工单位是上海绿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工程质量是房地产和基建的基础,如果质量都不能保证,这个企业一定要全面反思自己。”张玉良称,“当然,任何一个企业都会存在问题,我们现在所做的是期望工程质量问题越少越好,对一般的工程质量问题全面避免,重大的工程质量问题要杜绝。”

  张玉良反思称,去年绿地暴露了一些问题,从高层来看,高度重视;从执行来看,举一反三。“我们将每一次事故作为杜绝下次事故的着力点加以克服。我们的工程质量相信会逐步提高,争取没有重大质量问题。”张玉良称。

  “我们和中建三局的关系一直很好,前一阵子还相互问候了新年。”张玉良称。不过,中建方面的态度似乎不那么友好。漫长的工期和跟不上节奏的资金,将双方拖入泥潭。

  “我们现在要求严禁承接绿地的项目,因为要防范风险。就算是华润,我们都很谨慎承接了。”中建方面某不具名的人士称,集团层面及各级市场部都会有一个制度化的名单,绿地这个项目给了施工方一个教训:“突破营销底线的项目不可以承接。”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绿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