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跟谁学49天两遭做空:毛利率远高同行 商业模式存疑

  短短一个多月,K12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GSX)连遭两次做空。

  北京时间4月14日晚间,做空机构香橼(Citron Research)发布沽空报告,目标直指跟谁学。

  “(跟谁学)虚构了70%的营收,欺诈行为比瑞幸咖啡(LK)更为严重,应该立即停止股票交易并接受调查。”香橼在社交媒体上如是表示。

  就在49天前,2月25日,跟谁学遭遇做空机构灰熊研究(Grizzly Research)沽空。两家做空机构在如此短的时间间隔内针对同一公司进行沽空,即使是在中概股频频被“狙击”的当下也极为罕见。

  跟谁学在官方声明中表示,香橼的做空报告“有大量重复以前灰熊做空报告,已经被管理层澄清并举证的内容”。

  “未来,跟谁学会根据实际进展情况考虑对香橼采取法律措施。”4月16日,跟谁学方面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事实上,市场的反应并不激烈。

  美国当地时间4月14日,跟谁学开盘后一度大跌7.82%,随即迅速拉升,在当日收盘时仅微跌0.64%。截至4月17日收盘,跟谁学涨5.9%,达33.59美元/股,总市值达80.16亿美元。

  此时,跟谁学的股价已高于香橼发布沽空报告当日的开盘价32.84美元/股,但距离2月25日灰熊研究沽空前一日的收盘价仍跌去26%,市值损失28亿美元。

  4月18日,北京某私募基金从业人士赵亮(化名)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跟谁学)公司管理层回应的速度非常快,一定程度上遏制了下跌趋势。也说明投资者们大多对这份沽空报告持保留意见。”

  毛利率远高同行

  在做空报告中,香橼对跟谁学的课程进行调查后测算,跟谁学K12业务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营业收入为3.16亿元,对比2019年第四季度的7.73亿元相差60%,并由此测算其2019年营收被夸大70%。

  香橼同时提及,这是该份报告的第一部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北京采取了严格的限制人员流动的措施,因此“其余现场调查结果将在之后公布”。

  截至时代周报记者发稿,香橼并未公布该份报告的其余内容。

  和面对灰熊研究做空时的低调不同,跟谁学此次反击则显得格外迅速有力。

  4月15日,跟谁学在其官方微信上发布了驳斥香橼做空报告一文,指出香橼的报告忽视了其子品牌“高途课堂”,“完全不知道公司K12课外辅导收入的主要来源为跟谁学旗下品牌高途课堂,其对公司业务运营的无知令人发指,其试图误导投资者和公众的意图昭然若揭”。

  “做空报告忽视了高途(课堂)的营收,这一点目前看来,确实有失水准。”赵亮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香橼未公布其他更有力的证据之前,跟谁学的回应举措无疑是极为有效的。

  4月19日,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机构在做空时“不会马上把子弹打光”,“灰熊和香橼可能是合伙做空。其中一家先出手,另一家根据节奏加入,根据市场和对方的反应来释放‘第二批弹药’”。

  在行业普遍亏损的当下,跟谁学作为国内K12赛道中第一家实现盈利的公司,其亮眼的财报数据或许是导致其成为做空标的的重要原因。

  4月3日,跟谁学发布上市之后的首份年报。财报显示,2019年,跟谁学营业收入达21.15亿元,同比增长432.3%;净利润为2.266亿元,同比增长1050.3%;入学总人数达112万,同比增长290.2%。

  在众多财务数据中,跟谁学远高于同行的毛利率是市场关注的重点。

  财报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跟谁学的毛利率高达71.87%,而同期新东方(EDU)和好未来(TAL)的毛利率则分别为54.28%和55.34%。

  对此,跟谁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陈向东在4月8日召开的媒体沟通会上解释称,跟谁学的员工数量远少于同行,拥有着超越市场水平的高效率。“辅导老师的平均带班量和满班率高一些,就会比别人节省。”

  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跟谁学在线K12课程的平均入学人数达到1200人,而这个数据在2018年仅有600人。

  “直播网课能够达到1200人同时在线观看的话,这个数据已经算是行业内的顶尖水平了。”4月18日,某头部在线教育公司产品经理李雪(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K12教育公司的主要精力大多放在大班课上。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跟谁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