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遨优动力资不抵债 固态电池产业化不能盲目乐观

  技术革新聚焦固态电池?

  回顾近几年的电池新技术,富锂锰基、高电压尖晶石、无钴电池、四元电池、锂硫等等新技术层出不穷,发布时声势浩大,真正落地量产的又寥寥无几。

  对此,李泓认为:“电池是一个很复杂的体系,一个新材料的商业化,必须要所有配套材料同步革新,这本身就是一个相对复杂、长周期的开发;而产品开发完成后,还有小试、中试、量产,期间不断修正也是一个漫长过程,因此,电池技术革新确实是一个相对缓慢的事情。”

  李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受限于当前电解液的电压平台以及安全性,很多诸如富锂锰基、高电压尖晶石等性能突出的锂电新材料,无法发挥高比能优势,使得锂电技术革新进入了一个瓶颈期。不过,高安全,高电压平台的固态电解质的应用,或许能打开新材料的‘枷锁’。”

  固态电池并不是某种单一的电池产品,而是指应用了固态电解质以及半固态电解质的电池。

  从理论上,固态电池有千万种类型,它既可以是富锂锰基电池,也可以是磷酸铁锂电池或石墨烯电池。

  不过,从目前固态电池的产业化进展来看,梦想已照进现实。

  5月18日,一位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今年内肯定有搭载固态电池的量产电动汽车将面向消费市场。”

  一旦固态电池真正具备商业化条件,基于固态电池的诸多锂电新材料应用将接踵而至,届时,锂电技术革新或将迎来质变。

  目前,清陶能源江西宜春的固态动力电池工厂预计两个月后投产,产能1Gwh,面向乘用车动力市场,并留下了足够的扩产空间。

  除清陶能源外,辉能、宁德时代等固态电池商业化也已提上日程。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固态电池产业化落地较快,但仍然不能盲目乐观。

  李峥表示,“三年内固态电池在乘用车领域都只是替代使用,也就是一款车液态电池为主,部分搭载固态电池,其正负极体系不会有太大变化。而三年后(新车开发时间大概3年),会有真正基于固态电池的正向开发车型问世,包括全新的热管理、BMS等,有利于发挥固态电池高安全、高能量密度的特点。”

  相较而言,李泓的预测更为谨慎,“考虑到完整的供应链成型、工艺体系成熟、产能建设足够,以及足够的路试时间,我认为2024年会是一个半固态电池大规模应用的时间节点。至于全固态,可能要到2030年。”

  来源:时代周报 特约记者 李阳 发自广州

2页 上一页  [1] [2] 

搜索更多: 遨优动力